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3800 公里,7 天 7 夜,為了一張脫貧的身份證明

記者李楠 張玫

2 月 24 日一大早,晨光初掛,49 歲的青龍滿族自治縣鳳凰山鄉歪頂洞村村民豐麗英富佩戴著護林員紅袖章,手拿鐮刀上山,沿小路邊走邊砍路邊的雜草枯枝,開始了一天的護林工作。" 今年當上了護林員,每年有 3000 多的收入,再加上剛辦好的低保,又可以領到 3600 元。最要緊的,我丟失多年的‘身份’找回來了!" 豐麗英說,20 多年她從未這樣揚眉吐氣過。

秦皇島青龍滿族自治縣鳳凰山鄉歪頂洞村,云南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捧當鄉永拉嘎村,兩個地方相隔 3800 公里,民警李仕偉和村支書張福勝日夜兼程,用了 7 天 7 夜的時間到達目的地,幫豐麗英取回消失了 20 多年、脫貧所需的身份證明。

豐麗英 28 年前從云南遠嫁到了青龍歪頂洞村,幾年前丈夫重病去世,她帶著一身債務獨自撫養著 11 歲的女兒,生活非常艱難。近年來,歪頂洞村在國家精準扶貧的政策下,逐漸擺脫了困境,可是豐麗英從沒落過戶,很多政策補貼都沒法申請,與其他村民生活條件差距越拉越大。

2019 年 10 月初,歪頂洞村支書張福勝帶著豐麗英來到鳳凰山鄉派出所咨詢,接警的的民警叫李仕偉。" 當時她手里只有一張已作廢的第一代身份證,我按照上面的地址跟云南當地派出所進行聯系,沒想到問題這么復雜,她的家鄉已變更了行政區劃,村子屬地也變了,因多年失聯,她在當地的戶口早已注銷,而核實戶口需要帶著本人血樣和相關證件,去與她的家人進行現場比對。" 李仕偉對記者回憶說。

李仕偉匯報給上級,得到批準后,10 月 24 日,李仕偉和張福勝一起動身。" 咱不看著她因為沒有戶口,享受不到國家的好政策啊,必須為她走這一趟。" 張福勝對記者說。

他們兩人先坐飛機到達了云南昆明,然后轉坐火車去往大理,從大理不斷轉換交通工具,7 個小時到達了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州府六庫鎮,兩人來不及休息,又得趕早起 6 點的班車去往貢山。

從六庫到貢山,班車盤山而上,一邊是刀削般的峭壁,一面是滾滾奔騰的大江,偶有幾塊山石掉落,驚險萬分。" 這樣的路況,車每天只能行駛 200 公里左右,也不知道啥時候能到,我們是又著急又害怕。" 帶著這樣的心情,李仕偉和張福勝在車里窩了整整兩天。到了貢山,兩人再坐班車到捧當鄉,又用了半天時間。這一趟算下來,走了整整 7 天 7 夜。" 這大概是我這輩子走的最險最遠的路了。" 李仕龍回憶說,仍是心有余悸。

在三江源地區高海拔的大山里,終于找到了豐麗英曾住過的木屋,兩人對家中男子提取血樣進行對比,確定了是她的親弟弟,順利將豐麗英的戶口從原籍遷出,又幫她聯系到失散多年的親人。

2019 年 11 月初,兩人回到青龍,距離出發時間已經過去近半個月,李仕偉回到所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將豐麗英的戶口落在歪頂洞村,又為她辦好了身份證。" 丟失 " 身份多年的豐麗英,看著新辦理的居民身份證和戶籍頁, 抑制不住喜悅,她說:" 我一輩子都沒這么高興過,像重新活了一次。"

2020 年 1 月,豐麗英的新農合、低保都已辦好,2 月份,豐麗英又有了一個新職務——村里的護林員,加上低保,每年能有 7000 多元的收入,再不必為生活擔憂了。

幫村民收集遷移戶口的資料,本不在派出所職責范圍內,李仕偉和張福勝卻因此奔赴三千多公里外的云南,他們說:" 脫貧,不能讓一個人掉隊!"

以上內容由"秦皇島新聞網"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fun88体育